“我能做什么,你可是这个位面的世界意识,我当然希望你好好的。”

闻言,摄政王不由舒了一口气,但还不等他摆出融合位面应有的气势,便听到灵妹妹马后炮道,

“我在想,反正第一也是融,二次也是融,要不直接把这个位面再融合了就是。

这位面等级一提升,说不定就能出现拯救我老妈的方法。

啊!

要不干脆这样好了,就拿这个位面作为筹码,与那些高级位面做交换,直接从它们地方获得救治我老妈的方法好了。”

见灵妹妹一脸认真地思考着该将自己卖一个什么价钱,摄政王便不由双腿发软。

“你你你你你……你疯啦!连位面系统那样的大组织,都把我们当祖宗供着,你这女人!你这女人简直就是……”

“我怎么了?你怎么不接着说了?是不是觉得我就算使坏,仍是辣么的可爱?

还有,这是我们位面意识之间的家务事,你扯位面系统做什么?”

见灵妹妹笑得不怀好意,摄政王这才惊觉:

是了,灵妹妹虽然什么都不懂,但她无疑已经是世界意识半成品了,所以不管她对自己做什么事情,都属于位面意识之间的事了。

见摄政王冷汗连连,灵妹妹眉眼一勾,示意萧轶直接给他最后一重击,趁机将他直接忽悠下。

而世界意识这种生物,果然如记忆中的那般,贱中透点单纯与可爱。

萧轶才靠近两步,假面便一把扑向他的大腿,哭诉道:“我错了我听话,你不要再让那些世界意识来抢我气运了!”

“这件事,你该问的不是我。”

萧轶面无表情道,并因被抱腿而内心膈应,又追加了三团幽焱作为福利。

摄政王前后滚翻各50次后,发现仍旧扑不灭这紫焱后,只能朝灵妹妹求助:“老大!大佬!我错啦!”

“认错有什么用?光是动动嘴皮子,这火可是不会熄灭的。哎呀,我真是好奇呀,不知道世界意识的骨灰是什么样子的?我找找有没有透明罐子,等下装起来。”

见灵妹妹瞬间不仅拿出一排不同型号的容器,更是将五花八门的器材摆了个齐全,摄政王都不知道该怎么哭了。

他想起了那位云淡风轻间就把自己榨干到极致边缘的云流,那位凭硬实力便将数位气运之子给尽数比下去的安妍,但这两人再厉害,仍是不及眼前这两位不懂珍爱融合位面的魔鬼!

假面能感觉到,如果自己不听话的话,这两人是真的会把自己搞死!

想到这里,摄政王痛哭流涕道:“不!我不甘心!我好不容易才成为融合位面!我的大好人生才刚刚开始!我不想受人摆布!更不想死!”

见假面哭哭啼啼个不停,灵妹妹继续打击道:“是吗?那还真是可惜了,你那美好的未来在我看来还不如我老妈一根头发丝重要。”

“求求你,放过我……”

“别装傻!我要什么你应该很明白,现在给你最后一次让我回心转意的机会。

当然,你也可以最后搏一把,去找三巨头帮忙。不过呢,那三巨头可是欠了我不小的人情,想来区区一个半吊子的融合位面应该会愿意给我的。”

“……”

“怎么不说话?是哭得腿软走不动了吗?别慌,我可以送你去位面系统。”

“……”

“好了,你可以不用说话了,我的耐心用光了。我要现在就要把这个位面融合了,你可以出去再找个位面融合了。”

见灵妹妹再次不顾场合地放出空间,使得原本就在调试中的位面又隐有崩溃之兆,摄政王再顾不得扑身上的火了,直接扑过去,声嘶力竭道:“老大!我的祖宗呦!我……”

“叫主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