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安氏集团赞助了二十户贫困家庭,帮助他们获得了子女入学的机会,他们本来感恩戴德。

结果却在前几天一起被安氏的人召集起来,要他们做出这件害人又害己的事。

巧克力是安氏那边的人提供的,买的是牧氏的巧克力,包装拆开,换成了问题巧克力,然后给小孩子吃下,最终有了现在的闹剧。

牧沉沉听着,一脸沉重,钟箫箫也在一旁忍不住说:“糊涂啊!”

一个家长受不了良心的谴责,眼眶也红了,“我们这些人哪里不知道这是糊涂事,又有几个做爹妈的舍得害自己孩子,可是我们不做,他们就威胁我们,要把我们赶出这座城市。”

“我们背井离乡地出来,不就是为了混口饭吃,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牧沉沉全明白了。

安氏,仗着自己的家世和集团的力量,朝受资助的家庭施压,才有了如今家长们不得不忍痛答应安若素要求的荒唐事。

事情调查清楚,牧沉沉心情却没有很开心。

这种威胁的案子,又是双方你情我愿的,交到警察手里也难以定安家的罪,而且为了孩子们的将来着想,这件事一定不能公开真相。

牧沉沉想了想,就让这起事故被化解为,小孩误食了大人的减肥药结果中毒收尾。

医生出面,又对着镜头普及了一大堆打着减肥的幌子危害人体健康的各种减肥药的知识,呼吁大众不要盲目减肥,健康才是硬道理。

唯有目睹全部真相的章小棉,本来是个热血青年,看到结果后,好一番义愤填膺想要继续追查暗访下去,揭穿真正的黑心企业真面目。

但这一举动被牧沉沉阻止了。

“这其实是私怨,我们两家生意不和,并且两家人关系也不好,所以才会有这件事,想想那些家庭的体面,记者同志,我们还是不要追查下去了。”

章小棉忿忿地,“怎么能这样,面对邪恶势力作斗争,就是我们当记者的人该保持的素养!”

牧沉沉却转移了话题,“这次我们能得到真相,没有让我们牧氏受冤枉,全是小章记者的功劳啊,我们集团决定给您送一面锦旗到贵台,希望您一定要收下才是。”

章小棉瞬间瞪大眼睛,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惊喜,“真的?真的要我送锦旗?”

于是,事情就在送锦旗加感谢信中告一段落。

章小棉高高兴兴地收了话筒回台里了,不管结果如何,牧沉沉还是很感谢她一路开了直播,挡住了安若素的可趁之机。

“这回我们可算是幸运,要是差一点点,牧氏就真的要被泼上这盆脏水了。”

事情结束后,牧沉沉感慨万千地说。

善后的工作,自然就交给大哥牧天阔去做。

由他出面,来完成对医院这批小朋友们的安抚,以及后续在商场上,和安家撕破脸的对垒。

牧沉沉坐上钟箫箫的车往回走。

她自己也心里松了一大口气,幸运,还是幸运。

今天居然让她化解了一个这么大的危机。

拿出手机一看,公司群里已经炸翻了天。

几个叔叔伯伯纷纷夸赞牧沉沉机智聪明,第一时间化解了危机。

“和小沉比起来,我们这些人可都是老古董咯!”

“是啊,这次的直播,不仅解决了一个这么大的危机,而且还刷了一波存在感,我们的小笨熊订单猛涨啊!”

“直播原来还有这么大的能力,天阔啊,你上次提的那个什么营销方案,我不反对了,该怎么搞,你们兄妹两,赶紧做起来。”

一时间,公司群里其乐融融,夸奖的话不要钱地往外撒。

因祸得福,说的就是她吧!

笑容还挂在嘴上,忽然手机就收到了一封威胁的短信。

是安若素发来的。

“牧沉沉,你有种,给我等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