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一出,直播间的大多数人都坐不住了。

“怎么说话呢,一个月三千怎么你了,万恶的资本家,居然看不起穷人。”

“就是,穷人怎么了,穷人就不配吃你牧氏的巧克力了?”

“抵制无良企业!拒买牧氏食品!”

弹幕里纷纷刷起了这一句话。

一时间,声讨牧氏的人在弹幕里排起了长龙。

章小棉也是一脸的不可理喻。

什么人啊这是,都这个节骨眼了,还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居然还在拉仇恨。

而另一边,牧氏集团召开的紧急会议会议室里。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聚焦在会议室的投屏上,上面正是章小棉的直播间。

弹幕上写着什么众人看得一清二楚。

一位股东急了,这人也是和牧家关系很好的。

“小沉这是在说什么啊,天阔呀,赶紧让你妹妹停下来,这个时候,不要乱说话了,赶紧调查事情的真相最要紧啊。”

其他的股东们也纷纷附和,只有少数人,拧着眉头表情严肃。

包括牧耀辉在内,他起初也是着急的心态居多,忽然,他像是想通了某个症结所在,眉目立即舒展。

一拍手,“原来是这个意思!不愧是我牧耀辉的女儿!”

牧沉沉不紧不慢,却没有理会众人非议的目光。

“大家似乎不赞同我说的?难道我说错了?”

她转头向医生,“刚才徐医生也说了,巧克力才是导致孩子们中毒的元凶,可是如果你们自己不买这巧克力,不吃这巧克力,也就不会中毒了。

你说说,怎么就这么倒霉,别人吃了我们家的巧克力,一点事没有,偏偏你们的小孩吃了,就出事了?

还是说,我家的巧克力认人走,专挑你们这些经济情况不太好的人家下毒?”

牧沉沉脸上虽然带着笑意,仿佛是在说什么调侃的话,然而目光却是寒冷的。

她年纪不大,这样一语双关的话说出来,学生家长们听了却脸色大变。

有几个心理素质差的,当场就想开口反驳,被眼疾手快的给拦住了。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不想赔钱!”

作为孩子们的家长,哪有不心疼孩子的。

只是这件事关乎于改变全家人的命运。

而且,他们也说了,只是小事,只要配合好了,把眼前的这一关过了,好日子还在后头等着呢。

他们想要钱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娃娃的将来。

有了钱,娃娃这些罪受了,也值得!

牧沉沉扬了扬手里的报告单,脸上的笑终于开始冷下来:

“啧啧,张口赔偿闭口赔偿,你们怎么对孩子的病情完全不在乎?”

“你们知道这次的中毒对孩子们身体素质影响有多大吗?别看现在只是昏迷呕吐,副作用还在后头呢。”

“检查的结果已经出来了,报告单你们看过了吗?

这次的巧克力里添加了违禁药,西布曲明,小孩吃了,对心脑血管还有中枢神经系统不可逆的损伤!严重时会血压增高,还可能导致中风甚至死亡!

你们这次送来的算及时,所以小朋友都没出大事,但后续的结果呢,你们考虑过没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