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氏跟日盛集团之间既无业务往来,也不存在竞争关系,按理说是不该有交集的,否则的话,陈盼的身份肯定早就暴露了,但看封云霆此时的表情,也不像是有假。

“我跟他本人连见面都没见过几次,可跟他家里人却还算熟悉。”封云霆将一段往事娓娓道来,“你还记得江家么?就是那个跟封家交情不浅,称得上是世交一场的江家,江帜舟便是他们家里的人。”

江家能跟封家成为世交,必然也是家底丰厚,如今在h市更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江帜舟身为豪门的一员,放着自家那么多企业不管,跑去日盛集团当总经理,委实令人费解。

时繁星的眼睛都因为惊讶睁圆了,她诧异道:“我原本以为只是同姓而已,毕竟江这个姓不算罕见,可他这么做是图什么?总不能是因为私人恩怨吧。”

恰在此时,一阵微凉的夜风从两人身边拂过,封云霆生怕她冷着,连忙替她紧了紧领口,然后才解答道:“因为他是江家的私生子,除了勉强算得上是荣华富贵的物质条件外,什么都没有。”

h市的这些豪门大族,可以说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相比于其它更劲爆的,私生子根本算不得什么,但江家自诩是正经人家,敢做不敢当的隐瞒了江帜舟的身份。

时繁星没想到这里面还有一段公案,无奈道:“这个江帜舟的身世也算是可怜。”

“但可怜之人也难免有可恨之处。”封云霆直言不讳道,“从我的人送回来的调查结果上看,他很早就盯上了日盛,大概是有意要将冯家的产业当成自己的跳板,等发展起来,就要回去报仇了。”

“江家是不是挺对不起他的?”时繁星不知其中秘辛,但出于生活经验,本能的认为江帜舟过得不容易。

封云霆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复:“江家认为私生子上不得台面,所以从来也没有公开承认过他,就连江这个姓氏,也是他坚持要用才保留下来的,据说当年江家还差点为此断了给他的生活费。”

由此可见,江家不仅是道貌岸然,而且还只会挥刀向弱者,收拾不了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家主,就冲着没有反抗能力的女人和孩子撒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