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人处于她穷尽一切,都无法沾上一手指头的高度,她们是聪明人,又岂会自寻烦恼。

南山雁倒是昂首挺胸,容光焕发的很。

原本不管怎么说,她所追随的人哪怕有一身亮瞎人眼睛的响亮名头,可实力终究摆在那里。

大罗金仙,不算低了,可是与九天玄女娘娘这种二尸准圣,还是有天渊之别。

主人不及人家的身份地位,她这种追随者在人家的部下面前,却也不敢造次。

但是现在,她所追随的人,一跃凌驾于九天玄女之上了,这怎不叫人吐气扬眉?

所以,籍庆祝大捷为由,南山雁非常热情地设宴宴请她的旧日袍泽,六丁六甲都请遍了。

六丁玉女……食不知味,很不开心。

陈玄丘和九天玄女、金灵圣母简单地碰了一下意见,紫微帝星是紫微帝君经营多年的老巢,万星斗拱之处,紫微帝君又精通阵法,在他的老巢,不可能不预留手段。

所以,他们才没有一鼓作气,直取紫微帝星,而是先消化一举占领的北斗七星。

金灵圣母之前假作受伤,曾往紫微帝星上疗伤,不过紫微帝君很小心,一直将金灵圣母留在后花院中,所以金灵圣母并没有机会一探紫微帝君的虚实。

很快,斥侯探马报来消息,四御齐至,已登临紫微帝星。

四御,四尊二尸准圣。

反叛军一方,则有一位三尸准圣修为的陈玄丘,以及金灵和玄女两位二尸准……

看起来,略处下风。

不过,陈玄丘一方还有后羿、刑天两位老牌大巫。

刑天是巫族第二战神,再加上一个后羿,二人联手,凶悍的很。

巫族也是只修肉身的,晋阶评定方法,不能按照玄宗仙道的规矩来评定。

但是他二人联手,一定可以抵敌得住一位二尸准圣,这却是毫无疑问的。

这样一算的话,反叛军一方仍旧立于不败之地。

所以,陈玄丘和金灵、玄女一点儿也不慌。

他们还因此制定了围而不攻的持久战略。

因为,只要把四御拖在北极星域,西王母那边就可以重开西昆仑。

东华帝君的海外大军,也将可以突破防御,顺利进军中央天庭。

因此,把四御拖在北极天,才是最符合反叛军利益的作法。

有了明确的战略方针,大家的心态便稳了。

金灵圣母甚至还想在此期间,重开金鏊岛,重新立起碧游宫的大旗,将散落在三界之中的截教门人召唤回来。

陈玄丘对此非常赞同,截教已经受了太多的苦难。

陈玄丘纵然不曾怀疑自己曾有的前身,也衷心希望这个能够遵循有教无类、众生平等宗旨的教派重立于天地之间。

一番密议,就在庆功宴上完成。

陈玄丘回到住处,沐浴一番,洗去了一身的酒气,刚换上一件轻软的便袍,便有徒儿恶来,在外边呼喊:“师父,金灵前辈要见你。”

陈玄丘微微一讶,刚刚不是在庆功宴上,刚刚商议好了一切?

金灵又来,却是要说什么?

她有什么事,不方便当着玄女娘娘的面儿讲?

陈玄丘满腹狐疑,却是不敢怠慢,赶紧将湿鹿鹿的头发简单一挽,束成个马尾垂在脑后,便向前厅迎去。

金灵圣母正在厅中坐着喝茶,捧着精致的茶盏,眼帘微微垂着。

安静恬淡时的她,丝毫看不出截教大师姐的威风霸气,倒有点邻家小姐姐的气质。

她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扮演媒婆的角色。

刚刚听三霄说,碧霄与陈玄丘私订了终身时,她的反应不比公明师弟小。

怎么就订了终身了?

碧霄师妹成道于天地初开之时,如此漫长的生命历程中,这位天之骄女也没看上过哪个男儿。

那陈玄丘明明是桃花体质,身边美女众多,碧霄居然对他倾心了?

谁料,一个惊吓未了,另一个惊吓接踵而来,云霄和琼霄,居然也想做陈玄丘的道侣。

金灵都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弄死长耳定光仙那只色兔子时,有什么能蛊惑人心的法宝,落到了陈玄丘手上。

可是,云霄和琼霄显然是对陈玄丘死心踏地了,也不顾亲大哥赵公明那黑如锅底的脸色,只是央求她出面。

哎,这种事她不出面,又能叫谁为妹子们作主?

现在她就是三霄的大家长呀。

可是,她潜心修行多年,说媒这种事儿,还从没接触过,这个……该怎么开口呢?

金灵正苦恼着,陈玄丘已匆匆走进大厅,一见金灵捧着茶杯若有所思,不禁奇道:“金灵师姐?”

金灵惊得娇躯一颤,杯中茶差点儿洒出来。

陈玄丘纳罕地道:“宴席刚散,师姐便来了,可是还有什么紧要事情相商吗?”

“啊,这个……是啊……呵呵……”

截教凋零若斯,能觅得一个三尸准圣境高手为道侣,对三霄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里,认为自己是长姐如母的金灵便开始努力调整心态。

她觉得她此时看着陈玄丘,已经是丈母娘看女婿的慈祥了:“玄丘啊,我冒昧前来,确……确实是有件紧要的事情想跟你说……”

还没说呢,金灵脸先红了,期期艾艾的,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陈玄丘瞧着这位干掉过两个准圣的猛人,一副小儿女含羞带怯的娇模样儿,更是满头雾水了。

金灵师姐这是要跟我说什么?怎么……怎么这副神情模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