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哐’‘哐’响起一阵刀剑落地的声音,大部分人都扔了手中的兵器。

拱卫在司瑭四周的一小部分人,反而将手中的刀剑,握得更紧了。

太上皇并没有继续劝说,一挥手:“放箭!”

只听一阵破风声,羽箭如雨点般落下。

围在司瑭四周的护卫,奋力挥剑阻挡,终究是寡不敌众,一批又一批地倒下。

司瑭也挥舞着佩剑,不明白自己做了这么多,连宫中御林军都收服了,为什么还败得如此惨烈。

司瑭越想越不甘心,不停地挥舞着手中长剑,直到身体脱力,不得不停下来。

才发现,拱卫他的护卫都倒地不起,而那箭雨似乎早就停了……

想到对方早不放箭了,自己却像个傻子一样胡乱舞剑,司瑭一阵眩晕,噗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双腿一软,跪跌在地。

上半身有佩剑撑着,好歹不是‘五体投地’的姿势。

太上皇一步一步走到司瑭面前,眼中的不屑溢于言表:“昨个折腾了一宿,就弄出这么点动静?孤策划这种程度的败笔,连一个时辰都用不了,你却谋划了几个月,你说你是不是蠢?!”

司瑭的瞳孔紧缩一下,旋即唇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只见原本被覆盖在尸体之下的一具‘尸体’,忽然暴起,手握泛着蓝色幽光的匕首,直直刺向太上皇的后心。

司皓宸踢起地上的一柄剑,直直射进那‘尸体’的胸膛。

太上皇凭借敏锐的五感,稍一侧身,那匕首擦着他的衣角划了过去。

太上皇用足内力,一脚踹在司瑭的丹田上。

“噗……”司瑭顿觉气血翻涌,又吐出一大口血来。

“人家拼了命地偷袭孤,你做出那种表情,是为了提醒孤吗?”太上皇拍了拍司瑭灰败的脸,“你俩是一伙的,应该联手才是,怎么还窝里反了?”

“跟他废什么话,赶紧让人把院子清理下。

”云亲王殿下嫌弃地看着地上的血迹,他媳妇可见不得这么血腥的场面,“你再说话,他又要吐血了……”

原本被气得上不来气的司瑭,听到司皓宸这么说,努力压下喉间的腥甜。

太上皇却不愿放过他:“除了会喷血,啥都做不好……这肯定不能是我司家的种!”

“噗……”刚才好不容易压下的血,终究还是喷了出来,司瑭这下是彻底昏过去了。

“啧啧……”太上皇摇摇头,看到之前被司皓宸踢起的剑,刺了个对穿的‘尸体’,你倒是收着些力气啊,搞不好再扎着孤……

“……”司皓宸眯了下眸子,自己出手救他,这臭老头还嫌弃他力气使大了,真是越发不识好歹了!

太上皇看了看之前丢了兵器的人:“你那矿上还缺人手吗?”

“嗯。

”司皓宸点点头,那海岛上的蓝宝石矿,正缺矿工呢。

“这些人都送你了!”太上皇又往身后看了看,“小海子?”

“老奴在。

”海公公腿脚利索地绕开几具尸体跑过来。

“赶紧这些都清理了,孤最讨厌血腥味儿了。

”太上皇背着手,往后院走去。

“……”海公公嘴角抽了抽,刚才气孙子吐血时,也没见您少说一句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