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想再开口时,被杜衡给拉住了。

杜衡劝道,“你之前将凶手劫持走,已是犯了过错,太子殿下没有追究的意思,这已是幸运之极,不要再莽上去。”

“这个琥珀油盐不进,性格偏执,且已经连续碰触到太子殿下的底线,太子殿下的脸已经黑成了煤球,此事再开口,怕是会适得其反。”

“横竖,你该做的已经做完了,问心无愧。”杜衡说,“我们退下吧。”

翡翠想了想。

最终,没有开口。

宋含章终于派上了用场。

他心情不错,眉梢高高挑起,眉眼间抑制不住笑意。

“太子殿下请放下,属下定不负所托。”他对东方璃行了礼,笑语晏晏地走到琥珀跟前。

琥珀尚在发愣阶段。

乍看到一脸和善的宋含章靠近,并没有太过在意。

宋含章面带微笑,微微俯身,“姑娘,得罪了,咱们,开始吧......”

“宋含章,不要脏了幽兰阁。”东方璃的话音传来。

“是。”宋含章招了招手。

有两个人将琥珀带到幽兰阁外。

琥珀警惕地看着人畜无害的宋含章,厉声道,“你们,你们想干什么?我警告你们,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我无可奉告!”

宋含章笑道,“姑娘,你说话的机会很多,劝你现在还是先保持沉默为好。”

“太子殿下给出了一炷香的时间,所剩时间不多了,所以......”

他的指腹放在唇边,脸上的笑容更加和善,“我就不耽搁了,先来热热身吧。”

琥珀对于一脸温柔笑容和善的宋含章不屑一顾。

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