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池芫,现身了。

她穿的沈昭慕送她的可以隐身的魔法袍。

她单膝跪地,抬起头,仰起漂亮的脸,抬手抹去唇边的血迹。

红色的长卷发随着她讥诮的笑落下后,忽然舞了下,在众人还没回过神时,她忽然快得如一道闪电似的,朝南茜射去。

下一瞬,南茜便痛苦地发出一声闷哼,脖子被池芫掐着,身子整个腾空了起来。

池芫微微眨了下她此时因为暴戾而血红的眼睛。

“很好,这可是你送上门来的。”

女主又怎么了?

她主动打伤了自己,那么,因果循环,主动欠下的因,自然是自己来讨个果。

就算她这个时候将女主痛扁一顿,也不怕天道心疼闺女——

心疼是吗?

那你给老娘继续疼着,今天你这个老外闺女,我是铁定揍了!

众人将池芫围起来,“你,你就是恶龙!”

“快,快,阿尔文,快对付她!她,她就是会变成美丽少女吃人的恶龙莉莉!”

“不,她,不叫莉,莉莉……她,她,她叫,池,池,芫。”

莉莉很努力地挣扎,可是呼吸逐渐困难起来,她的脸从通红也开始变得有些紫。

阿尔文在短暂的不明所以后,便伸手要去拔剑了。

这时,按兵不动的沈昭慕,终于出手了。

他奋力一扑,将阿尔文扑倒在地,两个人扭成一团在地上滚了几圈,沈昭慕不顾身上的疼痛,直接去抢阿尔文背后的屠龙剑。

只要屠龙剑没了,这群人还能是池芫的对手?

他明白池芫之前对他说的,万事万物相生相克,她也有克制之物的意思了。

不是安慰他,也不是逗他玩。

而是指的这把,天生克制龙的剑。

当年第一任院长就是用这把剑打败了池芫,将她封印起来。

所以,他一定不能让这把剑现身!

绝不能让这群人得逞杀了她。

抱着这样的信念,沈昭慕和阿尔文打起来,这俩昔日好兄弟,现在动起手来都不手软的。

不。应该说,阿尔文想手软也没有办法,因为沈昭慕变强了太多,他只能拿出全部的实力对付他。

要不然,怕是会死在沈昭慕手上。

而池芫,她被南茜的魔法伤了一下,背后有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又在裂开。

血流不止。

但是如果不是地面的血逐渐掩盖不住她受伤的这个事实,她这一人,不,一龙挑一群魔法师,还没有一点下风,不会累的样子,还真能唬住人。

“放弃吧!你没了心脏,能力大打折扣,现在又中了我的禁术诅咒,只要我不解除,你就会一直流血——是吧,恶龙池芫。”

南茜摊开满是血的手,手掌心是沈昭慕的哨子。

恶龙的角,恶龙的名字,她的血,水晶球,咒术。

这便是女巫族为了对付恶龙,苦练的但是不能轻易使用——因为会折寿命的禁术。

南茜刚刚为了偷沈昭慕这个哨子,可是费了一番心思。

没想到,恶龙本名不是莉莉,而隐瞒了这么久,她却告诉了沈昭慕这个虚伪的叛徒。

“没事,吾死之前,也会拉你们陪葬。”

池芫双手分开,念了咒语,天忽然黑下来,无法示物的那种。

“阿尔文,快拿屠龙剑!趁她受伤砍下她的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